最后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6-30 14:43    次浏览   

所以,面对舆论质疑湘潭85后徐涛凭啥当上副县长这件事,当地组织部门别忙着下结论,而应耐着性子做好解释说明,甚至不妨将整个提拔任命环节公开化、透明化,让网民真真切切看清这里面清清朗朗、无一丝杂尘。而这,恐怕远比简单回应更具有说服力,也更消除舆论的疑心。(来源:新华网)

文/吴明洋

再联想到去年湘潭“神女”事件,面对舆论的质疑,当时地方组织部门给出的解释也有“年轻”、“优秀”之类,最后还不是被查出了问题。当前一些地方在选拔任用年轻干部过程中,也的确存在一些暗箱操作、违规提拔等问题,这不能不让舆论多几分心、留几分神。

新华网北京3月24日电据《人民日报》法人微博:针对网上反映的“湘潭提拔27岁副县长”一事,湖南省委组织部等部门已成立专门调查组,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有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公开选拔官员,应严守规则。不能说,地方想怎样就怎样,想要什么样的人,就破格提拔什么人。

初看新闻,很多人都非常不理解,为什么徐韬报的是郴州的岗位,也在郴州通过了笔试和面试,最后,却突然成了湘潭市下面湘潭县的副县长?一个一开始就没有在湘潭报名的人,最后,却在湘潭副县长的选拔中夺魁,此事看上去非常不合情理。

面对外界“火箭提拔”等质疑,近日,湖南湘潭县副县长徐韬向记者解释说,从他获知的情况看来,湘潭之所以录取报考郴州的他,一方面是出于留用本地人才的考虑,另一方面是按要求每个县市区必须配备一名80后县处级干部,而当时没有其他合适人选。

公开选拔官员,在公众眼中就是,应该遵循同样的规则。不能说,地方想怎样就怎样,想要什么样的人,就破格提拔什么人。这恐怕是对公开选拔机制的违背。对其他候选人,也难言公平。而这些不透明的操作,也有损政府公信。

但这也不意味着舆论是在瞎质疑、乱操心,因为在这起事件中,有些地方的确让人感觉不太对劲。比如徐涛读研期间得以提拔,组织部门是如何考核的?在郴州参加选拔考试,为何在湘潭破格提拔?而且据说,徐韬在校的两年多时间里,经常“翘课”,请假次数明显高于其他同学,且重修课程比较多,“有五六门。”

《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明确要求,公开选拔要“确保公开、公平、公正,不准事先内定人选”,要“严格按照公开选拔工作方案规定的内容和程序操作,不准在实施过程中随意更改”。那么,湘潭方面的做法是不是事先内定人选,是不是随意更改程序?向上级组织部门打了报告,是否就不算“随意”?这需要有关方面进行调查,向公众说明。

■ 社论

根据《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工作暂行规定》,公开选拔官员必须要经过报名、资格审查、考试、组织考察等环节,才能决定任用。规定没有说,可以报考异地岗位而在当地录用。

出生于1985年的徐韬,仕途确实比一些同龄人走得快了一些。此事之所以引起民众的质疑和丰富的联想,关键还是湘潭方面没有严格遵守公开选拔官员的制度规定和程序要求,让报考了异地岗位的徐韬半路杀出,从而伤害了社会公正。

近日,湖南湘潭县27岁的副县长徐韬引发热议,一年半完成从正科到副处级的晋升。网民质疑:1.报考的是郴州2012年县处级领导干部公选,并未进入最后差额票选环节却成为湘潭副县长,被指程序违规;2.所读全日制硕士研究生需脱产,但他边工作边学习边提拔。这是为什么?[next]

第一追问:湘潭“85后”徐某凭啥当上副县长?

当然,谁也不能说,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干不了副县长,就不能成为县处级官员。一些年轻官员之所以屡屡遭受公众质疑,恰恰如湘潭副县长事件一样,背后还是公正与透明的缺失。(来源:新京报)[next]

湘潭方面因为违背了相关程序,显然,就没有尽到资格审查的责任。徐韬边工作边读全日制研究生,就存在明显的瑕疵。在我国,全日制研究生就是需要脱产的,只有在职研究生可以边工作边学习。那么,徐韬在读研期间,长期不上课,学习成绩不佳,足以证明他并不是个好学生。徐韬的双重身份引起巨大社会争议,湘潭方面难辞其咎。

当然并不是说舆论质疑的就一定正确,事实上许多出自干部家庭的年轻干部中不乏优秀之人。而且古往今来,年纪轻轻就担当大任者也不少,甘罗12岁拜相,孙权19岁雄踞江东……再说85年出生,掐指一算,而今也有二十七八,不算太年轻。舆论不能简单“以龄取人”,搞有罪推定。

针对网民的质疑,当地组织部门已作出了回应,大体意思是一切选拔合规合理,没啥问题。小伙子人年轻且优秀,当时湘潭市又缺副县级干部,所以就被提拔上来了。不过,从舆论反应来看,依然有不少人对此嗤之以鼻,表示不相信。

资料图片:徐韬

湖南湘潭85后出生的徐涛最近“摊”上了事儿了。有网民质疑,2007年考取选调生后,工作5年历经9个职务,于2012年12月当选为湘潭县副县长,提拔得也太快了吧?而且从2010年至今,他还在湘潭大学攻读自费全日制硕士研究生。

公开选拔官员不应“半路杀出程咬金”

其中的原委,郴州市委组织部门告诉新华社记者,尽管徐韬顺利通过了笔试及面试,但并未进入最后的差额票选环节,理由是“湘潭市委向省委组织部递交申请,希望录用徐韬,省委组织部予以批准”。而湘潭对此则回应模糊。如果,真是湘潭方面“横刀夺爱”,那说明,在选拔还没有结束,就已经内定了人选。其他几位候选人,都成了陪衬。这是不是一种公开选拔中的“暗箱操作”?